□黃里
  2014年諾貝爾文學獎給了法國作家,與上年度圍繞莫言獲獎的熱鬧比,中國文學界似乎可以冷靜一點。殊不知,2014年卻被意外地“譽為”中國文學獎之年,眾多文學獎以別樣的方式惹人關註,偏離了文學正軌,成為社會新聞。2014年,文學獎發生了什麼,我們試著為文學獎頒幾個獎。
  最熱鬧的獎
  最熱鬧的獎,是今年評出的第六屆魯迅文學獎。5月,湖北作家方方在微博中爆出詩人柳忠秧正在拉關係、跑魯獎,引發熱議。此波未平那波又起,8月,魯獎公佈當天,“零票阿來要抗議”、“周嘯天打油詩也能得獎”的消息撲面而來,文學獎引發的網絡狂歡中,驚起無數憂心忡忡與期待更多報料的看客。
  此後幾天,落選者、作家梁衡發表《關於魯獎落馬的告白》,阿來透過媒體發表3500字長文“三問魯獎”,更是將這份熱鬧推向炙熱。處於爭議漩渦中心的主辦方中國作協相關負責人連忙出面解釋,言詞誠懇,“出現零票也是評獎流程中的客觀因素”,但熱鬧之中早已無人理會。
  對魯獎這一國家級文學獎為何如此在意?圈外看的是熱鬧,熱鬧過後不會深究;圈內也未必看門道,沒完沒了的刨根問底中,透露的或許另有原因,獲獎產生的“名利效應”依然顯著也許才是競爭的關鍵點。以古體詩獲今年魯獎的周嘯天遭遇的吐槽最多,因其曾經的詩文中借用了“不蒸饅頭爭口氣”的民間俗語,在網上被瘋狂嘲笑。許多人藉此揶揄魯獎的水平,沒有人去真正問一句,“不蒸饅頭爭口氣”是不是獲獎詩文。
  對文學獎的關註偏離了文學本身,在意的是利益的符號和通道時,對文學作品本身評價也扭曲了。來自出版社的消息也表明,一些相關作品雖然不斷進入年度推薦書單,但並沒有因“年度最熱鬧文學事件”而銷量大增。熱鬧之後,有沒有人關註作品內容才是現實。
  最任性的獎
  2014年最任性的文學獎,應該併列頒發。
  一個是“路遙文學獎”。實際上,應該給“路遙”二字打上引號,因為不僅路遙家人質疑其辦獎的合法性,這個獎還一直沒在作協文聯等機構登記,連名分都還面臨尷尬,就急忙頒發,又頒給了一個只在文學雜誌上部分刊出的小說。這部尚未正式出版的長篇小說 《活著之上》,還沒正式出版就呈現了別樣的“活法”,真是讓人哭笑不得。用了路遙的名義,又聲稱“家屬的意見不重要”,這個文學獎的評獎人真是太任性了。
  另一個是“老舍文學獎”。據說這項髮端於1999年的文學獎到今年應該是第5次頒發了,不過此次的頒獎儀式上,應該呈現獎項連續性的“5”並沒有出現,而是“任性”地模糊為“2014年老舍文學獎”。至於為何改名,至今沒有一個特別確切的說法。倒是老舍兒子舒乙在頒獎儀式上語驚四座,“老舍文學獎差點就被取消了”,只是在他的據理力爭之下,才勉力保留。還會不會有下屆“老舍文學獎”?或許,已經為下一次“任性”埋下了不安的伏筆。
  最好看的獎
  文學獎天地也並非一地雞毛。2014年,有兩個文學獎項少有爭議。
  一個是發源於成都,舉辦了多屆的科幻文學星雲獎。今年,第五屆科幻星雲獎在北京頒發,這些獲獎作品在科幻圈內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好。更值得註意的是,幾年前的星雲獎作品《三體》也再次借勢熱賣,還傳出中國電影人要巨資拍攝《三體》電影的消息。
  回到去年,2013年,第九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公佈初選名單,中國最優秀科幻作家劉慈欣的科幻小說《三體》在列,科幻小說沒有被列入上述傳統文學獎的“納賢”範圍,卻在兒童文學的“科學文藝”分類中出現,既讓人忍俊不禁,又讓它留著幾許單純。這或許是科幻文學創作圈和粉絲們小心呵護、少有無聊爭吵的結果。
  另一個無爭論獎項是今年剛剛亮相的“超好看”文學獎。這個因類型文學而設的文學獎,選擇的是符合當下閱讀潮流、通俗好看小說的類型文學,評選的唯一標準就是“好看”,獲得最高獎的是馬伯庸的《古董局中局2》。頒獎之後,少有人對它說三道四,因為就是好看,並無其他的利害相關。
  著名文學評論家李敬澤的話頗能總結2014年的中國文學獎,借用於此作為總結:希望大家不要廝打、就是因為大家的審美不同,所以才需要各種各樣的獎項,來體現文學的寬闊和多樣。
  (更多文學評析請搜索微信號hjwli27)
  (原標題:2014看獎:與文學無關的喧囂應該少點)
創作者介紹

INTERNAL

sd61sdra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